那些走在大路上的人们都感到寂寞
都感到岩石在走过
都感到我尽情回忆
远古
我们在大路旁歇歇脚
歇歇手
歇歇眼
风落在身上
所有的季节没有过错
霞光呵霞光并不在手里该遥远的都很遥远
该灾祸的都已灾祸
战争虽然发生了
那就是战争以前的事了战争以后呢
恋人们还在恋爱
勇士们藏起宝剑
愉快的是从血液里往心走
岸上的信仰不在多数
花要百般恩爱
平困的房舍倒塌了
高贵的宫殿在哪里
空中的歌只带着感情
感情在哪里
最年青的昏暗属于你
在你的怀里我注定要通往大路
幽静中的美丽
幽闭之爱
梦幻中的诗和直觉
鸿毅一七年七月二日于mi缘国际酒店三w美式厅。十时文记女儿婴在侧。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