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祖蔚的电影心、文字情

编辑: -

蓝祖蔚的电影心、文字情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我奉蓝祖蔚为网路写作的楷模,部落格经营的典範。

2004 年 9 月 3 日开始,蓝祖蔚繁忙工作之余,几乎每日在部落格发表一篇电影文字,或影评,或影话,或观影心情,或电影掌故、人物访问,主题不一,但都是上千字以电影为主题的完整文章,不是两三行打发过去的短文,不是讯息或转贴。如是者持续十一年,张贴了三千多篇文章。

是什幺原始的动力,和如何持续的毅力,能这样日日新、又日新?

是靠秘诀或凭信念?其中滋味鲜少提及,仅在周年回顾之时,会明志抒情,细诉心路历程。

所有的决心与作为,源起于职场的挫败、生命的困顿。2004 年 6 月 5 日蓝祖蔚在 PCHOME 新闻台开台,起初只是整理旧文,纪念或纪录的性质居多,没有太多的企图心或使命感。同年 8 月,职场事变。「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我得罪了人,硬被架离了自己熟悉的工作领域。」他说。

编辑人没有了版面,就像艺人失去舞台,将军离开战场。蓝祖蔚内心纠结苦恼,不知何去何从。这时他想到一个窗口,一个「可以在最黑暗的角落里持续找到自己尊严的空间」,那就是他的「个人新闻台」,部落格的前身。

真正化为行动是在 9 月 3 日这天。蓝祖蔚忿然于媒体影视报导内容之肤浅,心想,与其咀咒别人不做,不如自己来,于是他从电影资讯的外电翻译开始,拓展到延伸的话题、採访见闻,最后写起影评。网页渐具规模,终成今日面貌。

是信念,也是使命吧。蓝祖蔚在上网查资料时,发现简体字包山包海,台湾製相对不足,而媒体则继续浅碟八卦化,不断沈沦。他只好埋头写作,希望在网路里留下一些东西。写满一年之日,他撰文描述心情,本来想以「蚕室三六五」为标题。他以「下蚕室」自况,可见心中之激愤。但司马迁遭宫刑,发愤着书完成《史记》的典故,一般人或许不易了解,且可能口吻太过激愤,这标题最后没用,而代之以「部落格写作:我的一个圆」。

文章以「终于,我走了一个圆。」开头。

是的,从 2004 年 9 月 3 日开始,蓝祖蔚天天贴文,全勤不缺席。一年,一个圆,圆了心愿,圆了梦──圆的是电影梦。不是去拍电影,而是梦里也在看电影的那分癡。把这分癡,化为行动,化为每天一篇文章的盟约,成为我们现在看到的「蓝色电影梦」部落格。

前四年,蓝祖蔚每天发表一篇(有时不只),第五年偶尔请假,他形容像是「锯齿状的缺角圆」。到了今年迈入第十二年头,他叹道,「如今已经退化到三天一篇,而且还是不规则,三天打鱼五天晒网式 地间歇写作。」不是偷懒,只因工作太忙,杂务太多,还要分神上网推介他主持的广播节目。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