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祖蔚:「勤写影评,为台湾观点留下声音,是最幸福的事。」

从记者入行、成为资深影评、更成为国内外电影奖项的评审,蓝祖蔚一生与电影结缘,他的影评文字之所以能够有足够分量,完全来自他对自己评论工作的高度要求。除了打好基础、大量吸收、训练自己的眼光之外,他也希望能用自己的文字在网路世界替台湾观点发声。

初入行时有什幺训练、评审幕后有哪些祕辛?且听蓝祖蔚一一道来。

资深记者蓝祖蔚认为自己待过的几个不同媒体,对于资料的整理大多不够用心,新进的记者因而没有良好的环境可以「练功」,同时也显示出媒体对培育人才的想法。特别写出来,是希望提供一种思考:对记者的期许,应当反应在对记者的投资上。毕竟,如果基本功欠佳,就算会查 google 可能也搞不懂查到的资料是不是对的啊!

从记者变成评论者,蓝祖蔚认为这两个身分是不一样的:记者要能察颜观色、要让观众的声音能透过自己的嘴问出来、自己的笔写出来;而评论者常是瞎子摸象,越是仔细、谨慎的评论者,越有可能从各个不同切面去写出完整的影评。印象式的批评人人都能做,要让文字有点重量,还是要下些功夫。

小野和吴念真进入中影公司后,积极寻找台湾电影的新方向,开始更大量地把黄春明小说搬上大银幕,想从人性最卑微的底层找寻最动人的故事。但当万仁拍摄《苹果的滋味》时,却遭到检举、引起政府的注意,进而要求修剪;记者杨士琪知道了,报导此事,引起舆论哗然──蓝祖蔚口中的「削苹果事件」,显示了威权鬆动的开始。

数千篇影评文字、超过百万字,蓝祖蔚不知道自己的读者在哪里,只是持续写着。出书之后,每回有人找他签书,都会提到读过他发表在部落格的文字,蓝祖蔚发现自己并不孤单。而除了抒发自己对电影的看法之外,蓝祖蔚持续写作的毅力还有点私心:他想要在简体字氾滥的网路环境中,替台湾观点、繁体影评,留下一点空间。

每回电影奖项公布,大家对评审团都有意见,但事实上在颁奖之前,评审可能不尽然能够彼此沟通说服,而当最后得靠投票才能决定时,结果常会有种荒谬的无奈,得替一部自己并不喜欢的电影背书──对于幕后评审的困难,蓝祖蔚说得完全语重心长啊~

➨➨蓝祖蔚:「我想在简体中文资讯充斥的环境里,留下具有台湾观点的电影评论。」

与电影握手:蓝祖蔚的蓝色电影梦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