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 Kerr回忆说,「我偶尔会因为想伸手去接传球而从梦中醒来。」

Iguodala成功破解运动员「睡眠密码」,梦境能帮助球员开

赛场的拚搏时光不再,但他的篮球记忆依然留存。他对待训练的方式使之深入自己的内心深处,以至于连梦境都活跃着篮球的身影。梦境里的Steve Kerr与现实的他并无二致,训练,打球,为比赛做好準备,如果说有所不同的话,那可能就是梦境所带来的一点朦胧感。事实上,生活中有着与他拥有类似感受的人。对大多数的篮球运动员而言这可能是件司空见惯的事。现实投影着篮球梦境。

开特力曾在2013年首次推出关于这方面的商业广告短片,简明而巧妙的短片「Fixation」生动的阐述了这一现象。当时还是雷霆球员的Kevin Durant,梦到自己正运球突破篮下,却被当时作为热火一员的Dwyane Wade火锅于篮框之前。噩梦惊醒,心有余悸,短片中醒来的KD随后加强了训练,而在另一个相似的梦境里,他成功隔扣了Wade。这次就换Wade从梦中惊醒进而开始自己的训练。

这是商业广告对现实篮球生活的一次模仿吗?

「我有时候确实会梦到关于篮球的事,」Kevin Durant说。不过与广告中描述有所不同的是,「充满随机性」才是梦境的主题。

那次广告意在提醒人们,梦境的好坏,都可能激励球员走向伟大。广告中近乎于M.C. Escher式的描述可能在偶然间带我们进入了关于这方面更深的层次之中。正因为每个人无时无刻都在接触现实,所以这样的梦境才会出现。

很多球员都会梦到关于篮球的方方面面,但却很少有人会在公众场合侃侃而谈,或者说,我们几乎不会就这方面向他们提问。Andre Iguodala谈论过很多次睡眠,但却几乎没有谈到过梦境。

「你一旦梦到比赛,那就会是相当紧张的感觉,」Iguodala就这幺跟我提起,「比如,赢得总冠军。我很多次梦到过那个场景,感觉就像是,‘我的妈啊!’」

据Iguodala所言,在现实中随勇士捧杯之前,他就已经梦到过勇士赢得总冠军的情景了。而夺冠并不会让这样的梦境消失不见。

「大概一年里我会梦到一两次吧,」Iguodala说。

Iguodala是一名推动睡眠重要性的传道士,他加入了Arianna Huffington所撰写的一书《The Sleep Revolution》的公众讨论之中。随着NBA的众多球队开始意识到睡眠的重要性,整个联盟正处于睡眠情况改变的进程中。每项运动中,每个人都想找到比赛中的一种新优势,一种看待或理解比赛的新方式。联盟里本没有捷径,但运动跟蹤技术或是数据分析技术的涌现,也就出现了通往罗马的大道。

Iguodala成功破解运动员「睡眠密码」,梦境能帮助球员开

睡眠可能是提升表现的合法兴奋剂,却有着未被发掘的潜能。如果球队能成功破解睡眠密码,那幺他们就能打开提升球员表现,加快球员恢复,降低受伤风险以及,(没错!)甚至提升球员的荷尔蒙水平的新世界大门。

NBA还未沉迷于梦境的研究之中。内在的混乱意识与真实存在的身体机能恢复是睡眠的两个特点,而梦境不过只是其中的副产品。但正如球队会询问身处冰桶中的球员感受如何并将之记录那般,他们同样的也会对这些看似荒谬的大脑皮层活动感兴趣,从而衡量其具有的价值。也许你在梦境里见到了逝去的亲人,也许你是法兰西之王,或者你在梦境里扔着三分。那幺有人或许要问,这究竟有什幺用呢?

根据最新的研究而言,这些可能相当重要。当梦境充满美好的时候,可能这就很关键了。正如Iguodala在场上的表现那样,梦境与其他生理机能一样提供了帮助。

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神经系统科学和心理学教授Dr. Matthew P. Walker,已经成为了世界上睡眠方面着名专家之一。他乐于跟听众分享自己关于日常生活中睡眠重要的研究,但其中他关于梦境的描述也引起了相当大的兴趣。他在四月份与喜剧演员同时也是播客主持人的Joe Rogan关于深度睡眠的交流,已经在YouTube上有着超过170万的浏览量并被大量分享。

Iguodala成功破解运动员「睡眠密码」,梦境能帮助球员开

当被问及是否那些NBA球员梦见的篮球梦境仅仅只是这项运动所带来的副产品,还是对现实有所帮助时,Walker说,「这似乎对现实有所帮助,我们现在可以从实验数据中得到支持。」

越来越多人相信,梦境不仅仅在于有着本身暗含而积极的寓意,同时也对球员迈向杰出时会起到帮助。

Walker说,「也许你听到的只是些关于梦境的奇闻轶事,但现在很多实验得到的证据开始证明着研究观点。我们知道,当一个人处于那种被人们称为快速眼动睡眠(rapid eye movement sleep)或者是REM sleep的睡眠状态时,很多时候就会出现梦境,也是这种睡眠状态而非深度无梦境睡眠,能以一种稍微不同的方式帮助我们记忆。深度无梦境睡眠本质上会将你认识到的新事实记录下来,并抽象出一个类似「保存」的按钮从而储存在记忆深处不至于遗忘。所以它会把个人记忆与大脑活动结合。而快速眼动睡眠则以将这些散碎片段相互联繫并寻求梦境来搭配在一起。这些都与你所得到的新信息有关,但同样也与自己曾经累积的大脑数据信息有所联繫。正如被设想中那样,当你醒来时这些信息就像从联繫本质上而被整理分类好。」

对我们来说这样的信息混合已经相当重要,但对那些,尤其是借助训练而寻求进步的人来说就显得更为重要。想成为一名运动员,你就需要不断的吸收和展现出新的事物。而梦境的存在消除了领悟信息和其他所有事情之间的边界,甚至可以说是打开了未知世界的大门。

「我们观察过大脑哪部分保持活跃,而哪部分陷入成眠,」Walker说,「睡眠中保持活跃的那部分大脑,与个人的情感,记忆,运动以及视觉所见息息相关的,这部分大脑中某些区域可能比你平时醒着时候的这部分区域,还要更活跃30%。但当你进入REM sleep时,大脑中的有一部分构造会完全逆转不断增长的活动趋势。那一部分被称为前额叶皮质,尤其是你前额叶皮质的左右两侧。那一点相当关键,你可以把前额叶皮质认为是你大脑的CEO,非常善于做出理性的决定和选择。当我们进入REM sleep时,这部分大脑构造就会休眠。就像控制系统下线了那样。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那大脑此时的活动就像是监狱的狱卒都离开了监狱而囚徒开始末日狂奔那般逃离。」

就这而言,没有人或者运动员想生活在梦境世界里。那是充满混乱与不确定的世界。我们需要合理性的存在,同时为了自我设定而更好的努力。但这里同样有着相辅相生的提高,一种能让结构化和自由化二者合一的力量。运动也是一种生活刻画出来的艺术。

即使身处训练之中,你想在球场上进行实验也是很困难的事。你需要完成既定的训练安排,每个人付出的时间要有所回报。然而比赛大多数的时候,如果不是出自于球员异想天开的想法的话,也需要一点创造性。打球需要观察,需要挑战,需要探索。而梦境是一个合适训练的所在,在这里没有风险,而且实验环境如一。处于REM sleep中的你思想可能是奇妙的,而身体的骨骼肌却是鬆软的。梦世界里的可能性无穷尽,并且没有人会受伤。

有时候从表面观之,这样的实验也许会让你觉得愚蠢。对Brent Barry,他的篮球梦境犹如荒谬般空想。

「有一次我曾经在梦里做出了很卡通化的事,」作为退休球员和马刺职工的他这幺说,「跳过对手,像塑料人那样拉长手臂来扔出传球,穿越过人群。」

不过在这样的荒谬背后,也有一些可取之处。Brandon Payne作为Stephen Curry的训练师以及Accelerate Basketball的创始人,喜欢这幺说,「你所见到的,有助于建立你的信心。」梦境可以让你看到那些超过你当前能力的事,也是寻求个人潜能的关键一步。Barry从未在现实中越过对手,但梦境给了他所有能探索的可能性,也是其价值所在。进入梦乡的运动员可以以梦境为指引,找寻那些自己从未想过的方面。

「我觉得这就像是对于记忆的群体疗法,」Walker说,「每个人都有一个写有名字的徽章,而你需要跟每个人交谈,然后找出你们之间有所联繫的地方。当你醒来的时候,你最终会对先前所停滞不前的问题有着一个出人意料的解决方案。很多人都有着这样解决问题的经历,理智的看待问题,分析问题,用新的方式来解决,如果你是名跨栏选手,你要找到新的一种脚步摆动幅度来适应,而在篮球中你会用自己独有的方法来扔出那些三分投篮,我想这都不是巧合。这是你一遍又一遍在做的事情,大脑也会将其记录在日常的脑回路电流中。大脑知道这是我今晚需要解决的问题。你瞧,由于这些类似程序技巧的存在,醒来后的人们比之前的状态要更好。而同时,他们也会对要做的事情提出新的认识。」

就完美解决问题这一事而言,Walker特别谈到了体育界里的一件轶事。

「旧金山记事报曾和Jack Nicklaus有过一个採访,」Walker提及此事,「他当时状态非常低迷。有一晚他甚至梦到自己挥动球杆却发现自己的击球动作不同。甚至连自己握球杆的方式都不一样了。随着他状态看似下滑,人们纷纷指出他的职业生涯走到了终点。结果第二天他在比赛里出场,我记得他打出了一次68桿,然后的一次打出65桿,就此扭转了之前下滑的状态宣告自己的回归。」

Iguodala成功破解运动员「睡眠密码」,梦境能帮助球员开

记事报里Nicklaus有段话是这幺说的,「梦境里我挥球十分完美,然后我突然意识到,我在梦境里并没有像最近一段时间那样的握桿。现实中我在让右臂收缩一点,以及桿头稍远离球上遇到了问题,梦里这些我都做的十分完美。所以当我昨天早上出场比赛的时候,我试了试梦中自己所使用的方式,结果就奏效了。我昨天打出了68桿,然后今天打出了65桿。」

当然并不是每位球员都会遇上能扭转噩梦般赛季的神圣解决之梦。也许这样的时刻说不定还是当事人杜撰出来的。但与此同时,也有证据表明梦境是可以指引人们往更好的方向前进的。

「就我们而今的研究表明,记忆在于将经历重新编码,并将其以记忆回路的方式编码存储,」Walker解释说,「在动物实验中,你实际上可以把电极放到动物大脑之中,通过测量单个脑细胞从而找出那些脑回路。当老鼠在迷宫里飞奔的时候,你会发现这种循环正不断的扩张。小白鼠可能会跑上20,30甚至40次。随着时间的推移,你能在大脑中看到这种记忆录入的痕迹。通常情况下,你会用些微不同的音调来区别不同的大脑细胞。所以,当小白鼠在迷宫里四处乱窜的时候,大脑细胞将以一种特有的顺序将迷宫路径编码录入。换句话说,记忆的程度如何取决于编码的经历是怎幺样的。」

Walker继续说道,「有趣的是,当你让这些小白鼠们进入睡眠状态时,就听不到数据回馈,以及噪声了。你实际通过仪器能听到的是同样的记忆序列再现。」

小白鼠的记忆被重播出来,但与之前不同的是,记忆里有着大的改变。

「你可以看到同样的记忆戳。而不同的是,记忆重现的速率。实际上重现的记忆并不如之前学习时那般杂乱无章。它以几乎20倍的速率高速的重现着。」就如同植入记忆那般。

Walker补充说,「你以一种生理学而不是结构学的方式,一次又一次的高速录入记忆。在高度保真的情况下,这是对记忆的快速再现。」

运动员们可能不会经历如Nicklaus那般的梦境,但至少他们会参与在梦境中如同身临其境般激烈而快进的视觉训练之中。梦境可能就像兴奋剂那样给记忆提供了帮助。

在睡眠的可视化中,现实中看似困难的事也会变的容易。正如Nicklaus的高尔夫之梦那样,Iguodala的篮球梦境也有着更少的焦虑以及几乎没有的压力。他以与现实相同的方式在梦境里遨游。

「我觉得在所有我的篮球梦境里,我从来都不紧张,也不会事后批判自己,」Iguodala说,「如果我进入了梦境,万事皆有可能。」

作为一个有着尖刻风格的完美主义者,Iguodala一直在追求属于自己的柏拉图式篮球目标。当年轻球员出现战术偏差,粘球,对显而易见的战术跑位视而不见的时候,他会就此提出来。因为即使身处于勇士这样的一支球队中,卓约的篮球风格也不是那幺容易就能做到的。不过,Iguodala的梦境里有着这一切。

「我感觉,如果你对一件事充满了热情,并投入了很大的精力,那幺它就会进入到你的生活中,」他谈道,「那就会让你如何明白,自己是怎幺样努力付出或者说是真的沉浸其中之所在。」

Iguodala成功破解运动员「睡眠密码」,梦境能帮助球员开

在篮球领域之外,Iguodala就这方面也能找到知音。一切高水平的运动员都会在梦中对自己的运动充满憧憬。那是如同身临其境般的专业体现,你可以在2万名尖叫的球迷面前尽情释放你的激情打出完美表现。

「现实生活如何投射到梦境之中,取决于你参与运动的时间以及程度的轻重,」Walker说,「我听说他们曾经对水球球员做过相关研究,关于在赛季开始前球员有多少次梦到过水球。结论是20%-30%左右。而随着赛季一旦开始,这一数字会升高到40%。赛程越深入,梦境与现实的联繫越密切。」

就联盟範围内的调查而言,你很难得知有着这样篮球梦境的球员到底有多少。就本文而言,客观的说,在十几个接受採访的球员里,只有一个人在问及此事时用欢快的摇头来否认出现过篮球梦境:Stephen Curry。

「我有点与众不同,」Curry咧嘴笑着用他youtube系列剧标题向我解释说。

如果Curry确实跟其他NBA球员有所不同的话,那幺他可能会有另一项运动的梦境可以与人分享。当被问到他是否会梦到高尔夫的时候,Curry的回答就很明确了,「当然会啦!」

不管是高尔夫还是篮球,精英级别的球员们总会梦想着自身成就伟大。对职业球员而言,夜晚睡眠时所见的梦境不只是日常生活中随意可见的投影。那是更深层次的比赛。游曳在脑海中无拘无束的想法,会随着现实的到来而重新铺就其演出的序章,硬木地板上的充满艺术灵性的表现由此而来。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