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4日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代表律师拿督哈法立占列出10大理由,要求高庭撤销人民公正党等六造针对纳吉银行户头被存入26亿令吉而促请高庭宣判第十三届大选无效的诉讼。哈法立占也是国阵总秘书东姑安南的律师;他于今日在陈词时说,高庭没有聆审这起诉讼的司法权。指蓝眼诉求倾向刑事他说,公正党所提出的诉求较倾向于一起涉及刑事性质的案件,而非民事诉讼,因此不属于民事高庭应受理的範围。以下是纳吉律师团对撤销公正党所提出诉讼所列出的10大理由:.东姑安南不是国阵的公职人员(Public Officer),只是公务员(Office Bearer),公正党错误把东姑安南列为答辩人之一的做法等同滥用司法程序;.公正党没有兴讼的法律地位。在1966年社团法令下,公正党不可以政党的名义对任何人兴讼;所有起诉人在诉讼中所提出的诉求牵涉的是刑事性质,只有总检察署才赋予进行刑事提控的权利;.民事高庭没有司法权批准公正党等六造所提出的诉求,因为诉求更倾向于刑事性质;.公正党的诉讼违反联邦宪法第118条款;.公正党在诉讼中引用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3条文为前提,却没有依据1956年政府程序法令第9条文取得总检察署所发出的检控同意书;.公正党声称纳吉违反1954年选举罪案法令第19条文,但在有关条文下,公正党必须预先总检察署的批准才可以兴讼;.公正党在诉讼中要求高庭宣判纳吉等人共谋侵权与行为不检,却没有提呈足够的证据来证明本身的指控;.公正党所入稟的宣誓书内容都是依赖报章的报导,本身却没有掌握实质资料,而报章的报导内容充其量只能视为“道听涂说”的谣言;.公正党等六造在宣誓书中所立下的声明,并不能作为对纳吉等人指控的证明;.公正党等六造的诉讼没有任何合理的理据、无聊、琐碎,以及滥用司法程序。公正党是于8月12日连同该党顾问安华、前总秘书赛夫丁、副主席努鲁依莎、蔡添强及前伊斯兰党瓜拉雪兰莪区国会议员朱基菲里阿末入稟高庭。他们在诉状中,把纳吉、东姑安南、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及选举委员会等四造列为答辩人。在诉状中,公正党向高庭提出数个诉求,包括宣判纳吉接受26亿令吉“政治献金”汇入私人户头的行为等同于贪污受贿,且已超出选举法令规定数额的26倍,高庭因此必须宣判第十三届大选的222个国会议席成绩失效,并下令重新选举。纳吉等四造较后分别入稟高庭要求撤销诉讼,并向高庭申请暂缓令。聆审本案的高庭司法专员拿督查基于10月27日发出暂缓令给纳吉和东姑安南,批准让两人暂时无需针对公正党等六造的诉讼入稟答辩书提出抗辩,同时无需针对公正党要求纳吉提供银行私人户头获存入26亿令吉献金一事的任何文件或详情,直到高庭审结他们所提出的撤销诉讼申请为止。挑战成绩须入稟选举诉讼代表选举委员会的高级联邦律师阿玛吉星指出,根据联邦宪法第118条款,若要对第十三届大选的成绩作出挑战,公正党须通过入稟选举诉讼的方式。他在陈词时说,只有选举法官才有权力聆审及鉴定大选成绩的诉讼,因此,除了诉讼,根本别无他法。在争论公正党是否有基本自由入稟诉讼的课题之前,他认为,公正党所入稟的诉讼是否符合法律所列明的门槛,却是高庭首先必须厘清的。他也引述数起分别由联邦法院及上诉庭所裁定的案例,说明与选举相关的课题,都得通过入稟选举诉讼的方式来解决。“因此,公正党等六造所提呈的诉讼是无聊、琐碎及滥用司法程序,理应被撤销。”律师:1MDB不应被列为答辩人一马发展公司的代表律师拿督陈福泉说,当事人被公正党等六造在诉讼中列为答辩人的作法是毫无根据及错误的,也是试图干预当局仍未完成的调查工作。他说,一马发展公司不曾转移任何献金到纳吉的私人户头。他在陈词时引用反贪污委员会于2015年8月3及5日的所发出的声明,即流入纳吉私人户头的26亿令吉献金是来自中东的捐款者,不是一马发展公司。“这笔钱完全与一马发展公司无关,起诉人(公正党等六造)对我的当事人兴讼毫无根据,而且有着不为人知的政治目的。”“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总稽查署、国家银行和警方等至少4个政府机构,已针对纳吉户头被存入26亿令吉事件展开调查,因此,公正党所提出的诉讼只是试图干预整个调查的过程。”询及公正党等六造提呈报章及网媒报导为佐证的做法,陈福泉说,起诉人必须提呈确凿的证据,而非一味空谈。1月21裁决撤诉申请在聆听各造代表律师冗长的口头陈词后,高庭司法专员查基择订明年1月21日裁决是否批准纳吉等人,要求撤销公正党诉讼的申请。公正党的代表律师汤米汤姆斯指出,纳吉等人要求撤销诉讼的申请不应该获得批准,因为除了开庭聆审,没有其他方法可揭开整起弊案的真相。“除了公正党,很多民众都想知道到底谁捐献26亿令吉给纳吉、26亿令吉到底用在哪里,以及捐款者为何要把26亿令吉捐给纳吉,而非其他人。”他在陈词时说,只有在对纳吉和相关人士进行盘问,才能知道真正的答案。他指出,虽然政府当局已针对这起弊案展开调查,却不表示公正党不能遵循民事诉讼的方式来进行调查。“没人知道谁在调查谁,如果高庭允许案件进行审讯,一切真相就被逼公开。”汤姆斯说,纳吉至今不曾对《华尔街日报》报导的两项内容作出否认,即26亿令吉已存入纳吉的私人户头,以及该笔钱是用作大选用途。“5个月已经过去了,纳吉不曾起诉任何人诽谤,我们有足够的资料来要求高庭进行审讯。”他说,鉴于反贪会已针对此事发表了数次不同且无法令人信服的声明,他质疑公正党为何必须选择接受反贪会的文告。“这起弊案比想像中还要複杂,除了开庭聆审,别无他法。”‧2015.12.14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